共抗“新冠病毒”浅谈蛹虫草等食药用菌对提高免疫力、抗病毒作用

37
真菌是由原生物演化而来,它没有叶绿素,不进行光合作用;它不是植物,也不是动物。但它的膳食纤维比植物多,蛋白质比动物高。据2018年10月,英国Kew皇家植物园发布了首个《世界真菌现状报告》,中国拥有1789种食用真菌和798种药用真菌,其中561种兼具食用和药用价值,有超过100种食药用真菌已经可以人工栽培。
      食药用菌用于防病,在我们国家已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东汉时期的《神农本草经》中就有记载。如:赤芝、紫芝、雷丸菌、马勃、茯苓、蝉花等药性与功能,从五代时期到清朝时期,有200多部古代本草著作中,发现对菌物药的记载有230多味。这些古籍对于食药用菌的记述,都说明我国的医药学家在培植和使用食药用菌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灵芝(赤芝)   Ganoderma lingzhi Sheng H. Wu, et al.
      以灵芝为代表,灵芝在我国已有很久的药用历史,一直被列为补中益气,滋补强壮,扶正固本,延年益寿的名贵药材。明代李时珍所着的《本草纲目》中按照菌盖的颜色将灵芝分为“青(龙芝)、赤(丹芝)、黄(金芝)、白(玉芝)、黑(玄芝)、紫(木芝)”六芝。每种均按释名、集解、正误、修治、气味、主治、附方等项,详加注解。
       关于灵芝最早的文字记载可追溯到战国中后期到汉代初中期所著的《山海经》。我国古代《山海经》中记载有这样一个传说:炎帝有一个最宠爱的女儿叫“瑶姬”,但不幸幼年夭折。炎帝怜惜爱女,封她为“姑瑶山神”,死后她的灵魂飘到姑瑶山上,变成了姑瑶山上的“瑶草”,即我们现今所称的灵芝。
      现代考古发现灵芝的使用历史
      史前灵芝样本的发现将人类使用灵芝的时间推进到距今约6800年。3个遗址均位于中国浙江省,分别属于河姆渡文化、马桥文化和良渚文化时期,距今4500~6800年。
良渚文化——药钵与灵芝
      黄璐琦院士等的考古研究首次通过扫描电镜观察史前灵芝担孢子形态,描述并鉴定了5份新石器时期灵芝样本,证实其均为现代仍广泛分布的灵芝属种类。
 蛹虫草Cordyceps militaris(L.ex Fr.) link.
      专家研究证实:蛹虫草中分离到特有的活性物质——虫草素、虫草酸、虫草多糖、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矿物质、维生素等。这些活性物质具有调节身体机能、提高免疫能力、增强巨噬功能、促进抗体形成。
      虫草有补肺平喘、改善呼吸系统功能
      虫草甘平入肺肾,可治肾虚不足,肾不纳气的喘息咳嗽,《本草从新》记载:“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虫草的补肺平喘作用主要表现在改善呼吸系统功能上。
      虫草能明显地舒张支气管平滑肌。增强肾上腺素,对改善肺功能老年慢性支气管炎,哮喘,肺气肿,肺心病等能起到减轻症状,延长复发时间等作用。
      蛹虫草的免疫调节作用有:
      1、增强了单核巨噬细胞的吞噬指数百分率。还能增强单核细胞,巨噬细胞对抗原的识别处理、传递的能力。
      2、增强体液免疫功能。虫草可以直接诱发B淋巴细胞的增殖反应,放大,调节B淋巴细胞的增殖反应,放大、调节B淋巴细胞的应答反应。
      3、对细胞免疫起免疫调节作用,研究证明,虫草既有抑制机体细胞免疫功能,但在某些情况下又对机体细胞免疫功能起增强作用。究其原因,与当时机体所处的免疫状态有关,比如,当机体的免疫功能低下,肿瘤发病时,虫草可激发机体细胞免疫功能,达到免疫增强作用,但在机体发生过敏反应,处于应激状态时,虫草则可抑制机体的细胞免疫功能,起选择性抑制作用。
      4、增强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的活性。人们面临的很多疾病,如肿瘤、白血病、肝炎等等,目前尚无特效药物,只能通过增强人体免疫力加以克制,也就是说:“补益”是治疗这些疾病的确实可行的途径,在这里,补即是治,通过补益达到治疗的目的。
      近代,我国医药学界和菌物学界的专家,对食药用菌的种类和应用方面研究,做出了大量的工作,近30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发展,食药用菌的经济价值和药用价值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和重视,同时研究发现了不少食药用菌品种具有增强免疫功能和抗肿瘤的功能,这为中医药创新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食药用菌的品种很多,常见的有:灵芝、冬虫夏草、蛹虫草、桦褐孔菌、黑木耳、香菇、银耳、猴头菇、金针菇、羊肚菌、鸡枞菌、松口蘑、密环菌、猪苓、茶树菇、鸡腿菇、茯苓等。
      现代研究发现食药用菌中有大量对人体有用的活性物质,如菌物的多糖、菌物的蛋白和肽类成分、核苷类化合物、菌物的脂肪酸、挥发油、鞘脂类成分、菌物的甾体化合物、菌物的三萜类化合物、菌物的酚酸类成分、菌物的生物碱类成分、菌物的有机酸类成分。我们知道以菌类多糖为例:真菌多糖具有神奇的生物修饰功能,能修复受损的细胞。任何疾病都表现为细胞的损伤,而多糖能够和蛋白质结合成为糖蛋白,覆盖在细胞表面形成一层膜蛋白,膜蛋白修复了细胞的创口,同时也具有细胞本身的物质转换功能。

本文作者系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食药用菌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中国菌物学会蛹虫草分会执行秘书长林文飞

原发日期:2020-01-30  来源:易菇网  作者:林文飞